当前位置:皆有由网情感他妻子优雅得体让我自惭形秽
他妻子优雅得体让我自惭形秽
2022-08-06

在这个世界上,我喜欢的男人只有两种,要么他特别英俊,要么,就特别聪明。耀,就是那种特别英俊的男人。在我遇见他的时候,我们都还是情窦初开的年纪。同在大学的象牙塔里,男生的英俊成了最致命最有杀伤力的武器。也正因为他的英俊,那么骄傲的我,于是成了他的女朋友。耀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,家境上的悬殊让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有对他呼来喝去的资本。每次我耍脾气,他总是带着憨厚的笑,温和地安抚我。也正因为耀的容忍,我愈发变得肆无忌惮。

我并不知道,他对我的包容,其实背后倾注着多么深厚的爱。我就像是个任性的孩子,在肆意地挥霍着他对我的关怀。每每我无理取闹但最终却还是他妥协的时候,我就会觉得,那都是他身为一个男人应该做的。表面上看来,耀对此并不以意,但是偶尔我会捕捉到从他眼神中流露出来的一些伤怀的情绪,我从不愿多加细想。当他又一次妥协的时候,我心中所能感觉到的,只是再一次征服这个英俊男孩子的快乐。

大学毕业后,我不顾父母的反对,决定要嫁给他。做了要嫁给他的决定,已经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外貌了。说实话,我是爱他的。或者说,直到失去他之后我才发现,我深爱着他。但或许,身处在一段感情中时,人们并不自知罢了。当时的我,大学毕业已经一年多了,父母给我找了一个很好的学校,任音乐教师。耀则在一家私企打工,他每天忙得团团转,收入却很低。而我的工作很清闲,工资却比他高了近两倍。有的时候看着他,我也会生出一种很不般配的感觉。但是,我内心深处非常清楚,除了他,我是再也找不到比他对我更好的人了。四年的耳鬓厮摩已经让我对他产生了深深的依赖,我觉得,只有跟他在一起,我的内心才会觉得踏实稳妥。更重要的是,我认为,只要我愿意,他就会无怨无悔地宠我一辈子。

至今,我还记得第一次跟他回家见他父母的时候的场景,我全然没有未过门的媳妇初见公婆的忐忑。我是那么有把握,我觉得,无论是我的外貌、条件或是家世,成为他们家的媳妇绝对是绰绰有余。去他们家那天,我穿得十分高贵,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我到现在仍然记忆犹新。当天所发生的一切,都在我的意料之中。耀的父母对我殷勤备至,淳朴的他们,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样的礼节来对待我这个城里来的媳妇才好,他的母亲只是不停拉着我的手,欢喜之情溢于言表。而我,俨若一幅公主模样,端着个架子看着他们在屋子里忙前忙后,丝毫就没有要去帮忙的意思。即便如此,耀的父母还是十分高兴地招呼着我。只是耀的脸色,似乎一直都不是太好。我当时也并未放在心上,但其实将心比心,设身处地地为他想想,现在我会觉得当时自己做得实在是有点过分。可当时的我竟觉得,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。

后来,我还是嫁给了耀。结婚第一年,我十分不情愿地跟耀回家过年。他的父母给我们准备了新床新被,可我总觉得硬板床终归不如自家的席梦思舒服,一整个晚上我都很不乐意。到了大年初一,全家人都聚集在一块过大年。屋子里挤满了亲戚,吃完了饭,大家围在一起打牌。耀也坐上了桌子,我呆在一旁觉得很烦,于是便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跟耀说,别玩了,陪我出去走走!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,耀用一种很陌生的眼神看着我,说了两个字:不去!我想都没想,一把就把他面前的牌推翻了。耀铁青着脸站起来,瞪了我一眼,走出了房门。那天,我们之间爆发了史无前例的争吵,我哭喊着说要跟他离婚。他竟然扔给我一句话:离就离!这件事情过后,我们之间平静了一阵子,可他当天说的话看我的眼神,让我想想都觉得很陌生。一想到这些,我就开始找茬,一提到这事,他死活都不认错,我们的感情慢慢有了裂痕。

两年后,当他父母来城里做客,被我当成出气筒话中带话地数落了一顿后,他的父母撂下一句话,以后你就是求我,我也不会再来你们家!他的父母亲带着一肚子的气走了,我们之间的战争也开始全面爆发了。半年之后,耀面无表情地递给我一纸离婚协议书。他说:“这么多年我对你的容忍,我以为总有一天你会懂得珍惜。可是你始终这么趾高气扬,我想要跟你说的是,在爱情里,没有高低输嬴之分,我会让着你,只是因为我爱你。可是,现在我觉得很累很累,什么都别说了,签字吧!”那一刻,我知道他是死了心了。无数不可弥补的裂痕终于溃烂成了巨大的伤口,我只能亲手葬送自己的第一段姻缘。

结束了这段婚姻,我离开了家乡到了海口,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躲起来,自己为自己疗伤。就在海口,我遇见了江。江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,聪明锐利,深晓人情世故。离开耀后,我常常会在夜半哭醒,觉得心痛得不能自己。我想,或许只有找个人来恋爱,才是忘却那段感情最好的方法。而江,恰恰在这段时间里出现。第一次遇见江,是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。他坐在我旁边,我轻轻咳了一声,他马上不徐不疾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包润喉片,递给了我。他是一个非常善于察言观色的人,知识层面也很广。当天我们聊得十分愉快,最后,我与江互换了电话号码。其实我知道,这样的男人,不可能还是孤身一人,但我并不开口质询。一开始,我只是希望能借助一段感情,来给自己疗伤。

原本就带有点暧昧的感情,要发展起来,快得可以完全出乎人们意料之外。在我与他再次见面,共进晚餐后,我与江就有了一层特殊的亲密关系。原本我以为自己不会太当真,但是当我一步一步地加深与江的交往,我慢慢发现,江有许多方面都深深吸引着我。有的时候,我会对镜轻吟: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,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然后,我便望向他,他总会笑笑,毫不犹豫便接口:知否,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。然后,深深的笑意便会浮上我们的脸庞,两人又会嬉笑着纠缠在一起。在一次又一次爱欲的缠绵中,我发现自己越陷越深,对江的依恋也越来越深。

终于有一天,我打了一把钥匙给他。我跟他说,无论何时,只要你想我了,你就来看看我。我的人,和心都为你虚位以待。要换在两年前,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会说出如此卑微的话。但是,跟江在一起的感觉是我与耀在一起时所没有过的。江比我大5岁,他对我包容,但却不是一味的纵容。我十分在意自己在他面前的形象,我希望永远都能让他看到我最美好的一面。对于江,我一直都是有所保留,不像对耀那样肆无忌惮。在他面前,我永远是懂事而优雅的女子,这样的感觉本身,就已经足够让我着迷。

整整两年的时间,我一直都在当江安静的、独自等候的小爱人。只要听见钥匙转动门孔的声音,我就满心欢喜。江一个月大概只能有4、5天在我这过夜,一到这些日子,我就像过节似的,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,等待他的到来。我知道,他有妻室。我像所有第三者一样,一开始都信誓旦旦地跟他说我不在乎。可是,其实一开始连我自己,也并不清楚自己究竟在不在乎。我感觉自己对他的迷恋越深,怨恨也就越多。但只要一听到他的声音,他哄上我两句,我就会完全迷失了自我,乖乖地回到他给我划下的牢笼里,等待着他的到来。他曾明确跟我说过,不可能跟妻子离婚。我问他,那你还爱不爱她。他避而不谈,问多了,他就会显得很不耐烦。他的不耐烦,让我想起耀,一想到耀,我就觉得心惊。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觉得自己已经不能自拔。每天都有歇斯底里的倾向,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竟然落魄到这般境地。

在他的哄劝下,我就这么过了两年。直到有一天,我在一个大型的酒会上,遇见了他,和他的妻子。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的妻子,那么高贵迷人。一看就知道她是个温婉的女人,她对每一个人微笑,连笑容都那么得体优雅。我知道,我永远都不可能像她这样。我与她,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。我是那种内心涌动着巨大激情,带有着叛逆痕迹的女子,而江的妻子,如一块碧玉,温良润泽。那一刻,我知道,江永远都不会属于我。我迎着江和他的妻子走过去,跟他们举杯。江镇定自若的脸上,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。在与他轻轻碰杯的那一瞬间,我的心一下落到了实处。对于这份原本就不对等、见不得光的感情,只有放弃,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
第二天,我去江的公司。我跟他微笑,我让他还我一件东西。江慌乱不已,稍微镇定了一下,他终于开口:说吧,你要多少钱?这样的话,将我对他残存的最后一丝感情击得粉碎。我说,把我给你的钥匙还给我。他长舒了一口气。当我转身,我听到他小小声说了一句:对不起!我留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,头也不回地,走了。

我不知道将来我会遇见谁,上天对我会有怎样的安排。但无论如何,我都会用心去寻觅一段真正属于我的,对等的,纯洁无暇的真爱。

皆有由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